执九。

我在七月住进你的眼睛,在八月里沉沦,周而复始,生生不换

我的高三生活

(第一次尝试甜文和别人眼里看卿涛,会努力不写崩的)

我叫江凡尘。
我是一个高三狗,我是一个女生。
我不喜欢学习,可硬是被一个钱多没处花的老爸塞进了重点班,从此开始了别人都看不懂只有我每天被伤的体无完肤的闪瞎眼日常。


1.
高三19班换了新班主任,她叫周涛,教数学的,恰好是江凡尘最讨厌的一门,每次模底考也就糨糨糊糊上优生,有的时候及格都是个问题。
周老师特别严厉,不怎么笑,和以前的班主任不一样,每次江凡尘上课睡觉的时候,老师都习以为常,但是周老师,总能在你睡着的时候打你个措手不及。让江凡尘很是苦恼。
比如现在:
“站起来,江凡尘,你回答一下这题怎么求x”
在这个风和日丽的下午,伴着暖洋洋的阳光,坐在最后一排靠窗的江凡尘面露“微笑”,一时半会儿答不上来。
“用我刚才讲的公式,x的值应该得多少?”
“……”
“那你再说说,我们本次考试又出现了一道重点类型题,你说说什么类型”
这题太简单了吧!灭绝师太今天这么好?江凡尘在心里绯腹。
“比如它看起来像是几何题,但实际上是函数题”阳光下,少女自信的神情和清亮的声音,让从外面路过的董老师觉得,这个孩子是个人才。


2.
19班的副班主任是董卿,教语文。她和周涛不同,周涛教风严谨,而董卿,做事虽然懒散,但是教的很好,今年是她第一次把毕业班。
和数学不同,江凡尘很喜欢语文,她的语文成绩可以排到全校第一,超出第二名整整二十分,但每次总分排名第一总会被一个男生抢走,因为她物理化学长期不及格。
咳咳,跑远了。
就在高三开始的第二节语文课,董老师突然让江凡尘当语文课代表,江凡尘有点懵,我?
“就是你了,不许推辞,上课”
董老师的语气毋庸置疑,江凡尘第一次没有认真听语文课。

你以为高三气氛很严肃吗?尤其是重点班?对,你说对了。可是十六中高三19班出了江凡尘这么一个败坏班风的人,让教化学的朱老师很头疼啊。
,“江凡尘,不要说话了呀,大家都没法好好听课了呀”讲台上的朱军劝小孩似的劝着江凡尘,可貌似……不怎么好使。
“好的呀朱老师,我不说话了呀”江凡尘学着朱军的口音回答他,朱军扶额,江凡尘这个混世魔王,只有周涛能管得了吧……

江凡尘是个“高”情商的孩纸,以至于每次她去董老师办公室找董老师打王者总能看见周老师,还给董老师带吃的,每到这时候,江凡尘总会不要脸的蹭一点,董老师也乐在其中只有周老师每天苦着个脸。
咳咳,又跑远了。


3.
董老师今天心情特别好,第一是因为周老师给她带了蓝莓大果粒。
至于第二,江凡尘小盆友语文成绩又考了全校第一。

周老师今天心情特别不好,第一是因为她给董老师带的大果粒让江凡尘那个小兔崽子吃了好多。
至于第二,还是江凡尘,数学这次又没及格,周老师很焦灼啊。

“江凡尘,为了奖励你,我的大果粒都送给你”
“江凡尘,为了惩罚你,董老师的大果粒你不许吃”

上节课的学霸,这节课的学渣,人生就是这么大起大落,不说了,先去找董老师打一把王者。

but……

董老师的办公室,周老师正在以极其别扭的方式与董老师接吻,咣当一声,给董老师带的大果粒全洒了,引得周老师和董老师纷纷回头看。
此时的江凡尘,以光速飞了出去,嘴里还喊着“啊啊啊,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不巧,迎面撞上了英语老师——朱迅。





未完待续


(写崩了吧……一定是……)

评论(1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