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九。

我在七月住进你的眼睛,在八月里沉沦,周而复始,生生不换

[陆高]挽手别离


又是一年

说好的十五年,也只剩下五年了。

你还好吗




高小琴初见陆亦可并不是在山水集团,而是在汉东政法大学。月光如瀑般打在陆亦可的脸上,姣好的侧颜吸引了她。

第二次见陆亦可是在桥边,高小琴望着平静的河水,第一次有了回家的念头,可是为了小凤,她不能这么做。
“嘿,想什么呐!”
陆亦可趴在栏杆上,转看向身边的高小琴。
“没什么。”
高小琴背过身来,渐行渐远。
“嘿,真是个奇怪的人”
陆亦可叨咕了一句,朝着反方向,远去。

三见陆亦可,是在山水集团,高小琴早已不是当初的高小琴,陆亦可亦不是当初的陆亦可。
画面很友好,可惜,物是人非。




陆亦可终是没记起她,可是为什么,她见到高小琴心会扑通扑通的跳,她听到高小琴讲述自己悲痛的过去心就像被针扎了一样。







陆亦可初见高小琴并不是在山水集团,而是在公交车上。一个可怜的老人因为晕车,将呕吐物全都吐在高小琴锃亮的白色皮鞋上。可这个美丽的女人不但没生气,反将老人安顿好。陆亦可第一次觉得,美丽的女人也并不全是徒有其表。

第二次见高小琴是在桥边,陆亦可一边走一边踢脚边的石头,一抬头,便看见一个动人的画面。陆亦可又忍不住笑了。
“嘿,想什么呐!”
陆亦可灿烂的笑着,她第一次这么想接近一个人。
“没什么。”
高小琴冷漠的声音像一道冰冷的寒剑,打在陆亦可的心上。
“嘿,真是个奇怪的人”
陆亦可觉得,似乎也没什么好的。

三见高小琴,是在山水庄园,陆亦可早就不是那个陆亦可了,高小琴亦是。
阳光透过来,剩下的只有两个故人。




高小琴还是没敢认她,就像她,依旧没敢对高小琴说一句:“我爱你”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