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九。

我在七月住进你的眼睛,在八月里沉沦,周而复始,生生不换

[陆高]罪

高小琴是汉东有名的心理学教授,这是全汉东都知道的。

陆亦可是汉东有名的警察,这也是全汉东都知道的。

“研究心理学的人多半都在犯罪的边缘”
陆亦可曾这么说过。

“你觉得我会犯罪?”
高小琴不怒反笑的看着陆亦可说。

“陆警官,这是要帮助开导这次案件犯人的主导医生,高小琴教授”实习警察小麦将自己左手边那个穿着鲜艳的女子介绍给陆亦可。
“你好,我是陆亦可”陆亦可并不喜欢这个女人,生硬的对着高小琴伸出自己的手。
“心理学上讲,陆警官并不喜欢我”高小琴托着下巴,似乎无视了陆亦可伸出的手“反之,很讨厌我”
陆亦可尴尬的收回手,此时,高小琴忽的靠近陆亦可,眼睛闪动着:“陆警官心里很尴尬吧?想不到我会来这么一出?”
“那个,高教授,太近了”陆亦可在面对着距离自己只有五公分不到的高小琴,心跳忽然漏了一拍。
“呵呵——”高小琴笑了,扭着蛇腰阔步而去“陆警官还是个纯情的娃”

陆亦可觉得自己今天真是丢脸丢到家了,不仅被自己第一眼就讨厌的女人调戏,而且还被她看透了心思。
她看人一向都很准,如果是第一眼就印象不好的人,那么那个人也绝对好不到哪去。
今天是怎么了?陆亦可觉得自己好像有点猜不透高小琴。

----------------------------分割----------------------------

“说说你以前的职业吧”高小琴褪下了那套鲜艳的红裙,此时身上的不过是一件最普通的白衣黑裤。她就这样看着眼前很有可能会发狂的犯人。
“……”那人抬头看了高小琴一眼,随后便啃着自己光秃秃的指甲。
高小琴也就这样坐着不说话。
监视器前的陆亦可快要急得发疯了,这件命案牵扯到她的顶头上司赵局长,如果进行的不顺利,她没办法向局长的爱人李书记交代。

“时间紧急,麻烦你快一点”
陆亦可看到监视器后的高小琴听到陆亦可的声音后飞速的在纸上写下一行字,然后递到监视器前,只见上面写着:请陆警官不要打断我的思路
这边的陆亦可气的快要犯心肌梗塞了。

高小琴笑笑,目光对上眼前的犯人:“不说吗?惹怒了那位大人,我们谁都不会好过”高小琴并没有刻意关掉连接大屏幕的话筒,那样反而会让他们起疑心。
那个人在听到“那位大人”后,眼瞳极速收视了一下,似乎在恐惧,也在好奇高小琴为什么会知道。
“说吧,最起码可以让你活下去”高小琴在笑,却是笑里藏刀。
那人沉默了一会儿,终是交代了事情的经过,也还了赵局长一个清白。

高小琴从审讯室出来,还未走出门口便已双腿发软,这陆亦可递过来一瓶矿泉水,她自然是毫不犹豫的喝了下去。
“谢谢。”高小琴拍拍裤子,总算可以站起来了。
“你刚刚说的,是哪位大人?”陆亦可盯着高小琴的眼睛,似乎是想从高小琴的眼睛里找到点什么。
“大人?”高小琴知道会被怀疑,甚至有可能暴露,但还是早已想好了借口“没什么大人,我只不过从你们那了解到这个犯人幕后还有其人罢了”
陆亦可点了点头,不疑有他,看着高小琴苍白的脸,戏谑道:“骄傲的高教授也有害怕的一天啊”
“你试试,一个抖S就坐在你对面,周围还没有别人”高小琴并没有真正怕过那个人,怕的只是那个人说出什么不该说的东西。
陆亦可看着对面因为喝水而喉咙一上一下跃动的高小琴,似乎对她防备心也没那么重了。因为心情大好,所以完全没有注意到高小琴勾起来的嘴角。

--------------------------分割----------------------------

这场打了五个小时的战役终于结束了。

高小琴最后死在了陆亦可的怀里。

幕后的人还在笑,那张狰狞的嘴脸在陆亦可脑海中挥之不去。

-----------------小分割-----------------

“我们之中,有内鬼”刚刚归来的赵东来局长严肃的眼神越过每一个人。
高小琴戴着咖啡色美瞳的眼睛闪过一抹复杂,随后又恢复了深邃不见底。
“你们讨论内鬼的会,我就不参加了吧”今天高小琴穿的是复杂的蓝色,那件招摇的红色已经被藏在家里衣柜的深处了。

所谓你以为最不可能的人到最后结果一定是最意想不到的。

高小琴从座位上站起来,然后缓缓的走向门口,经过陆亦可的时候还轻轻的说了一句话:“好好的,抓住内鬼,赢掉,别让我失望”说完还轻轻的拍了一下陆亦可的肩。
陆亦可一直以为高小琴只是要告诉她要努力,赢得胜利,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她彻底进入两难的地步。

“选心爱的人,还是正义?”
她不止一遍的这样问过自己。
“支持自己心中那所谓的正义,到底有没有意义?”

时间给了她选择,但高小琴没有。

她还是动手了。
跟着“那个大人”手下的人开始了屠公安局的计划,里应外合,配合的天衣无缝。

但“那个大人”始终没有算到李达留的后手。

-----------------小分割------------------

“高育良,你以为高小琴是你们的人吗?你错了,她是我们派过去的卧底”李达康看着被压迫着跪下的高育良,手里拿着红酒细细品味着。
“汉东真是被你们搅和乱了,你当真以为我的外甥女什么都不知道吗?”高育良似乎在为李达康惋惜。
“你什么意思”高育良在李达康的眼里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李达康,你就别再装傻了,你以为只有你会留后手吗?”高育良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仰着头用鼻孔对着李达康那张黑成猪肝的脸,即便最后要死,也要死的漂亮。

--------------------------分割----------------------------

陆亦可怀里抱着高小琴渐渐没有温度的尸体,她想不到,到最后,她一直刻意疏离的小姨夫竟然是为了保护她,可她的迟钝,她的不作为,硬生生的将原本信心满满的高育良彻底打入了地狱。
她想不到,慈眉善目的李达康和赵东来竟然是那样肮脏的。
她轻轻的将怀中的高小琴放到地上,然后将高小琴腰带上挂着的手榴弹和自己只剩一发子弹的手枪拿好。

她走向那间公安局剩下的,最后的——会议室。

“李书记”她面无表情的看着地上没了呼吸的高育良和溅了一身血的李达康以及——她当做最好的哥哥的人,赵东来。
“亦可,你做的很好”李达康扔掉手里的红酒杯,直到红酒在地毯上晕开。
外面的火光和枪声依旧没能阻挡这一方小小的会议室里的气氛。

“李书记,事到如今,就不用再伪装了吧”陆亦可轻蔑的看着李达康。
“哈哈,好啊,将死之人,我就把所有事情跟你说了吧”

“你猜的不错,当初在审讯室里高小琴说的那个大人是指我,并不是高育良,虽说高小琴是我安插到高育良身边的棋子,但我没算到,高育良竟然事先预知到了我的计划,所以一早就把高小琴放到了我的营中,不得不说,真是神机妙算”
陆亦可紧咬着嘴唇,手里的手榴弹握得更紧了。
“东来被牵扯也是我一早安排好的,你知道高育良最后为什么失败了吗?这件事最后还得归功于东来,若不是我让他在你面前扮演好邻家大哥哥的形象,让你渐渐对高育良有了敌意,我的计划也不会这么成功。”
“你的目的呢?”陆亦可深吸了一口气“现在汉东已被炸成这个样子,你真的成功了吗?”
没想到,陆亦可云淡风轻的一句话激怒了李达康:“你懂什么?!这一切,全是因为你!因为你!”

看到李达康失控的样子,一旁的赵东来不禁皱了皱眉,但还是没有阻止他。

“好啊,那这样,我们一起下地狱吧”陆亦可笑着,手榴弹猛的一拉,时间就这样在三人之间流走。
“砰——”
京州市公安局仅剩的会议室,也随着炮火声,彻底消失了。




小琴,如果有来生,我定会选择你。

























喜欢达康书记的对不起啦>人<,不是故意把.com写坏哒,还有东来,明明是辣么阔爱的一个人,我对不起你们。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