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九。

我在七月住进你的眼睛,在八月里沉沦,周而复始,生生不换

[陆高]似是故人归

多年以后,一个经常在养老院做义工的女孩儿碰巧遇到了高小琴。

“奶奶您好,从今天开始就是由我来照顾您了!”女孩儿清亮的声音就像一束光,不巧,正好打在了她的心田。这个女孩儿的声音很像当年的她,高小琴想,意气风发,充满活力,真好。

就像是在对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高小琴慢慢的,给女孩儿讲起了她与陆亦可的故事。

--------------------时间分割线----------------------

她高小琴是个可怜的女人,但死在她可怜之下的可怜的人,还在少数吗?

高小琴自认为自己已经死了,心如死灰,不再燃烧。但自从看见了那个如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的,充满朝气与阳光的女人,她,沦陷了。

明明知道她与她永远不可能,明明知道每次来那个阳光的女人从不掩饰对她的厌恶,但又怎么样呢?只不过是对她的爱意又更深了罢了。

她的笑容,总是在高小琴被赵瑞龙祁同伟无尽的索取之后浮现在她的眼前,挥不掉也赶不走,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女人的一颦一笑已经可以牵动着她的心。

--------------------时间分割线----------------------

“之后呢奶奶”女孩儿像是想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亮晶晶的眼里充满了好奇,那一幅求知好学的样子逗笑了高小琴。

高小琴也不生气,手慢慢抚上了女孩儿的头“别着急,孩子,你听我继续给你讲”

--------------------时间分割线----------------------

“时间还早,不如陆处长我们一起去走一走?”

高小琴对陆亦可发出邀请,虽然知道她不可能答应,但是心底还是有些隐隐约约的期待。

“好啊”

像是不知道陆亦可会答应一般,高小琴怔了一下,随后便恢复了往常笑盈盈的样子,做出了一个手势:“请”

那次的湖边谈话陆亦可和高小琴谈了很久,久到高小琴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陆亦可,是不是还像最初一样对自己抱有恶意呢?高小琴不敢想,她怕,怕她的厌恶。

从喜欢她的那一天,高小琴就知道,自己没退路了。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怎么就不能在她高小琴身上灵验一回呢。

----分割----

那一天,高小琴怎么的就不知道和陆亦可走在了一起。当她醒来时,看见自己身旁裸着身子身上全是密密麻麻吻痕的陆亦可,还有地摊上的衣服,高小琴瞬间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她有些心慌,不是为自己,而是为陆亦可。

陆亦可好像也听到了动静,转过头来看向高小琴“怎么了宝贝儿?”

呵呵,连宝贝儿都叫上了,自己昨晚到底是干了什么?

到底是高级交际花,说出来的话就像冷冰一样,彻底把陆亦可打回了原型“我不明白陆处长在说什么,但请陆处长您不要随便叫我宝贝,至于昨天晚上,不过是成年人之间的419罢了,陆处长不会连这个也承受不起吧?”

陆亦可听完也是呆住了,这……这不是昨晚的那个小琴,昨晚的小琴明明不是这样说的。

陆亦可也是好面子的人,既然听了高小琴这么说,她自然不会再挽留,下了床穿好衣服就往外走,不给高小琴一点回旋的余地,哪怕是高小琴说了一句“我在逗你,你还真信了”也听不见了。

看着楼下愈行愈远的陆亦可,高小琴终究是忍不住,在房间里嚎啕大哭。没关系,过了今天,一切就都没关系了,她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陆亦可。高小琴这样想着,也这样安慰着自己。

而此时的陆亦可,向侯亮平请了假后就来到了酒吧买醉,你不是这样的,昨天我们明明说好了的,你为什么要骗我……

这个,高小琴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

----------------分割----------------

该来的终究是回来的。

赵瑞龙被抓了。

高小琴绝望的被带上手铐,她在心里默默祈祷,千万不要是……陆亦可啊

天不遂人愿,审讯她的还偏偏就是她陆亦可,高小琴的脸刷白刷白,看得一旁的陆亦可心疼极了,可她明白,她先在不能关心她,她们之间,什么也不是。

最终结果下来了,高小琴被判了十五年,十五年,她人生的大把时光就要在这牢里挥霍了,而高小琴,对这世间毫无眷恋,还是待在牢里的好,清静。

当高小琴被带到女子监狱在走廊上碰到陆亦可时,陆亦可对她说了一句话,她现在还记得。

十五年后,高小琴出狱,可她再也打听不到陆亦可的消息,陆亦可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走的潇洒。

故事就这么结束了。

--------------------时间分割线----------------------

“奶奶,故事就这么结束了吗?”

高小琴对面前的女孩儿笑了笑“是呀,结束了”高小琴用一个月的时间讲完了这个故事,她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她一定要在有限的时间里做出有意义的事,而讲述她心爱的女子,便是她最有意义的事。

“那奶奶,故事讲完了,我的奶奶让我给您带一句话”

听到女孩儿话的高小琴一怔,她的奶奶?

女孩儿不顾高小琴脸上的疑问,依旧在自说自话“我奶奶让我告诉您——”女孩儿故意把声音拉得老长“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听到此话的高小琴泪水如决堤的洪水喷泻而下,陆亦可,你这个狠心的坏女人,你明明记得我,你明明在乎我,你为什么还要走。

女孩儿安抚好了高小琴的情绪之后,临走不忘加一句“那奶奶我明天再来看您”

可是,这一别,高小琴再没看见那个爱笑的姑娘,那个笑起来像极了她记忆中的爱人的模样的姑娘。

只是,高小琴恍惚中瞥见了女孩儿的胸牌:陆忆琴

若干年前,陆亦可对走廊里的高小琴耳语“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END]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