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九。

我在七月住进你的眼睛,在八月里沉沦,周而复始,生生不换

见证者

如果你真的爱她,又怎么舍得放手。




我第一次知道董卿和周涛在一起的时候,是在05年,谁也没有想到,这两个人居然会在一起。

当时周涛还怀着香香,董卿定是爱她,不然又怎么会包容她。

差不多每天都能看到两个人在一起的身影,有的时候打打闹闹,有的时候董卿撅着嘴从周涛办公室出来,维持大概三年多吧,俩人分了。

后来前前后后过了有五年,周涛还是那个周涛,但面对她时从来没有笑过,董卿已经不是那个董卿了,她可以在镜头前端庄大方的笑,离了镜头,却又是一副模样。

她曾经多次找我夜谈,我们谈曾经,我们谈理想,我们谈周涛。

她曾经多次找我喝酒,我们吃大闸蟹,我们喝大果粒,我听她哭着说董卿。

在她们的爱情里,我不光充当着见证者,我还是两个人的话筒。

旁观者清。

她们还爱着对方,只是没有人先迈出那一步罢了。

谁先妥协的呢?

记不太清了。

应该是董卿赴美深造的时候吧,临近春晚,周涛哭着给我打电话对我说她需要董卿,她没了董卿活不下去。

我是第一次见到喝的那么醉的周涛,也是第一次看见她哭的这么撕心裂肺。

真是太能作了。

我记得当时我骂了她一句,然后我带着她去了美国。

我带着她去找董卿。

周涛还是先示软了,她们又变回了曾经的样子,但是我知道,那层薄薄的隔膜,依旧存在。

我想我得回去了,春晚董卿得回来,而我,也不必待在那,去干扰她们。

一切发生的还是太快。

我还是猜中了。

一次次的争吵,让周涛再也没了耐心。

她再一次提出了分手。

董卿淡然。

董卿似乎变了,自打分手以后,她再也没主动联系过我。

周涛,表面大大咧咧,心里的荒野,再也没有人可以耕耘。

直到周涛离开央视,直到现在,我再没有看见董卿发自内心的笑,她是个令人心疼的孩子。




我把这些讲给她听,她摇了摇头:
“董卿只是爱的太过了,她还爱着周涛,可惜周涛已经离开她了”

“董卿,你难道就没想挽回吗?你明明知道,周涛是爱你的”
看着董卿,难免会有一丝心疼。

“我又怎么忍心再去打扰她,看她过得好我就知足了”
她拍拍身子,起身离开。

“你哪里知道,没有你,她过的并不好”


两个人的爱情,从辉煌走向衰落,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或许,

我们也不得而知。











hey,小狮子

生日快乐

心随卿动,有始无终

不要太累

我很爱你。

哎呀周涛涛一定……想码一篇生日小甜文来着,没灵感……

她是最好的

亦未为不可.:

喜欢一个人
始于颜值  陷于才华  忠于人品

常怀爱心  不言放弃
定会被这世界温柔以待

生日快乐  全世界最好的胡静.💕

卿涛小段子·内高能!误入!

卿:刚才小凡尘问我,咱们两个谁才是攻


涛:告诉她,是我


卿:不要,明明是我


涛:对,明明是你,攻是我


卿:你!






卿:老周老周,我要喝大果粒~


涛:喝什么喝,我估摸着这周你大姨妈要来,正经点


卿:胡说,还没到日子呢,还有十多天


涛:你想哪去了?你大姨妈难道不是今天来看你?


卿:哈?!


尘:[偷笑]






旁白:某天,小凡尘去隔壁蹭饭,却听到——


卿:啊啊,老周不要——


涛:现在知道疼了?早去干嘛了


卿:你你你,你轻点啊——嘶——疼,啊!


涛:忍忍就好,一会儿就不疼了


卿:你你你!快停下啊!


尘内心:啊啊啊妈妈我听到了啥!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真实:


卿:老周我膝盖摔了,快,扶着点我


涛:不让人省心,我去拿酒精


于是就有了下面这幅画面:


卿:啊啊啊!老周你轻点!










我的高三生活4

英语老师找我来着……说我最低可以考98,99,还说什么跟我上课表现不成正比……还说开学到现在英语一次没高过……可是老师,我就英语最高啊,你看我数学啥时候高过,啥时候不是就比优秀分高那么7,8分,你还想怎样……
隔壁班我俩好友不知道啥原因去找英语老师了(英语老师他班班主任,我班班主任教数学),然后老师当着他俩面夸我来着,高兴到飞起



9.
江凡尘到家,时针不偏不倚刚好指在10点,做题做到肩膀酸痛的她欲哭无泪,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可乐,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此时门外突然有人敲门。
江凡尘想都没想就打开了门,惊现周涛!江凡尘这么多年从来不知道,她隔壁居然是董老师家。
此时的她,齐肩短发乱糟糟的堆在一旁,眼镜无精打采的挂在鼻梁上,一身连体恐龙睡衣显得异常……可……可爱。
江凡尘顾不上手中没喝完的可乐,忙理了理头发,然后习惯性的抬了抬眼镜。
“老……老师,这么晚了您有事吗?”
江凡尘尴尬的笑笑,露出那一排洁白的牙齿。
“还喝可乐哪你,多伤胃,给你”说着递给她一罐黄桃大果粒。
“哎哟老师,没想到您还记住我口味了”江凡尘欠不愣登的说了一句。
“可能吗?要不是你董老师机智过人,你周老师就想每样都给你买一罐了”身后的董卿俏皮的凑了过来,穿着和江凡尘样子相似的连体兔子睡衣。
“我天,你俩……”江凡尘心里苦,一下子俩老师都来了。
“尘尘你吃饭了吗”董卿不在学校的时候都这么叫她。
“没呢,才到家”江凡尘吃完大果粒,随手扔进了垃圾桶,然后从柜子里拿出一碗泡面。
“你就吃这个?”周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好像知道了什么。忽然沉默了下来。



10.
江凡尘是北京人。加拿大出生,母亲是战地记者,在一起直播中,意外去世了。当时只有3岁的小凡尘和七十岁的奶奶相依为命。
小凡尘父亲很有钱,还给她找了一个后母,可是小凡尘的奶奶坚决不同意小凡尘和他们住在一起。
直到小凡尘13岁,奶奶去世了,才不得不和父亲一起生活。
小凡尘的后母非常年轻,二十多岁的样子,和小凡尘差不了多少岁。小凡尘的后母心地善良,可是13的小凡尘学会了封闭自己,对父亲和后母的关爱挡在外面。
后来小凡尘渐渐大了,父亲也就不再管她,对于小凡尘搬出去的事也不反对,只知道每个月给她打一笔数目大的生活费。但后母依旧在天气变冷给小凡尘发短信。

回忆结束。

周涛想到江凡尘的童年,其实也不至于太过悲惨,只是江凡尘不愿意接受自己罢了,不愿意看到父亲和后母还有弟弟每天那开心的画面,在那个家,她是外人。

“哟西,让我来给你们露一手”周涛撸起自己身上那老套睡衣的袖子,然后向厨房走去。
不一会儿,她又从厨房里跑出来,嘴里还怒吼着:“江凡尘!你家连菜都没有吗!!!”
被点到名的某人撇撇嘴,摆弄着睡衣后边的恐龙尾巴,小声嘀咕着:“我又不会做饭”
身旁的董卿抿嘴偷笑,这样真是太好了。




未完待续





我的高三生活3

英语考试真是心累,期中考之前还搞一次考试,还用上机读卡了,搞不懂啥意思……
期待能考120吧,but我已经错俩了,最高118……
(要是我有一个温柔善良美丽动人大方课下时间能陪你打王者会说日语还跟你一起追番的英语老师就好了……)


7.
第八节课,天空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直到第八节课结束,小雨变成了倾盆大雨。
“晚自习结束应该就不下了吧”江凡尘无聊的转着笔,自言自语道“对哦,我从来都没上过晚自习”
她闭上了眼睛,周涛的话犹在耳畔“就你这成绩,还想考中传?中传都不一定要你”
她仔细想了想,然后拿起还很新的物理课本,努力的钻研了起来。
“江凡尘,你怎么回事,别人都在做语文你为什么在做物理”董老师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江凡尘旁边,正用一种极其怪异的眼神看着她。
“很奇怪吗?”江凡尘有时候出门把脑子丢家,董老师向她翻了一个白眼,然后走到讲台上,自顾自的讲起题来。
“翻白眼好丑”江凡尘在心里嘀咕,别问为什么是在心里,她要是说了,周老师会找她拼命的。
做了物理题将近半个小时,江凡尘把头抬了起来,班里没有老师,特别热闹。江凡尘觉得,她错了,她不应该带坏她班风气的。
然后她拿起卷子和书就去了物理老师办公室。
“李老师能进来不”
江凡尘敲了敲物理老师李思思办公室的门,然后推门而入。
“江同学找我有什么事吗?”看着李思思看似严肃的样子,江凡尘不动声色的抬了抬鼻梁上400度的眼镜。
“老师,没别人就不要装了”江凡尘把老师二字咬得很重。
“哎呀小尘尘怎么有空来我这了呀”
江凡尘内心:我的老师都是智障吗???
“补课”


(艾玛江凡尘这个死傲娇,啧啧)
8.
“啥?”李思思怀疑自己听错了,这个万年渣物理的人居然跑到她这来让她给补课?
世界变了吧,一定是。
“有意见啊?”江凡尘看着那张因为诧异而“面部扭曲”的脸,心里已经乐成了疯子。
“没……没有,你能来我特高兴”
“噢——”江凡尘故意拉的很长,然后意味深长的看了李思思一眼。
“那赶紧的吧,不然我走了。”
“好好好,祖宗欸”

董老师在沉思,江凡尘好不容易上一次晚自习,现在居然先跑了,看在她考第一的份上……先算了吧!
周老师无精打采的批着作业,欸?江凡尘居然写作业了?真稀奇。
哟哟,还不错欸,80%都对了。
周老师想找董老师亲亲抱抱举高高,有点开心啊哈哈。

“欸我说,你脑子是出洞了吗?这题是这么写吗?”李思思在经过江凡尘无数次考验下,终于发了脾气。
“李老师,你知道的还挺清楚”江凡尘不要脸的向李思思挑了一下眉,然后欠了吧唧的回答了这么一句。
“你快点给我写!这几张卷子,写不完不许回家,不准瞎写!!”
江凡尘表情凝固,妈呀李老师好可怕!





未完待续




妈呀偷偷更了点,昨天一点点今天一点点,英语成绩出来了,百分制95,我要是细心一点……可以考99的说……
今天上音乐课,老师放了一小段青歌赛的片花,没有卿卿……。
还有《爱我中华》哈哈哈,

我的高三生活2

(努力努力……做到不写崩……不写崩……)

4.
“这么着急,干嘛去啊”朱迅老师虽然教英语,但是日语说的很6啊,要不是学校没有日语这门科目,不然朱迅老师还教英语?
“没……没啥,老师您是要去找董老师吗?”江凡尘努力做到不那么慌张,但是脸上的表情已经暴露了。
“哦?看你这表情,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少女,有没有兴趣和我学日语?”
天知道话题是怎么蹦到这来的,为了董老师和周老师的幸福,好吧。
“在此之前,老师有没有兴趣和我来一局王者?”江凡尘把胳膊搭在朱老师的肩膀上,虽然并没有朱老师高。
“你下节什么课?”
“体育”
“去我办公室”
“好嘞”

在朱迅和江凡尘打王者之时,请让我们将目光转回到董老师和周老师。
在看到江凡尘闯进来后,周老师简直气得牙痒痒,噢,江凡尘,我记住你了。
然而董老师,依旧在可惜那杯还未来得及吃就已经洒掉的大果粒。
“老周~我要吃大果粒~”
“还是等我吃完你再说吧~”

省略一些不可描述的画面(捂脸)

在操场上,看着孩子们跑圈,嘴里叼着一根小草的撒老师开始怀疑人生了。
江凡尘,这是你第几次旷课了?
出门不带脑子的撒老师想到平常这个点江凡尘都是在找董老师打王者,于是一手欠,电话就拨了出去。


5.
电话不合时宜的响了。
周老师简直想要打人了。
是哪个王八蛋?好不容易走了一个江凡尘,现在这个是成心来坏她好事的是吗?不管,继续做自己的。
电话另一端的撒老师还在锲而不舍的给董老师打电话,在打了几个喷嚏以后,若有所思的低下了头,“奇了怪了,董老师怎么不接电话呢”
然后继续看着跑圈的孩子们。
和之前不同的是,皱眉头的撒老师更丑了。

能想象吗?朱老师一个教英语的,竟然和自己的学生在办公室里追番?而且不需要中文字幕即能现场翻译?
这是江凡尘的内心。
但是确实啊,这动漫还蛮好看的。
鬼知道江凡尘从哪里掏出了大果粒和薯片,然后俩人就这么一边看一边吃,直到这节课下课。

董老师和周老师羞羞的事也终于做完了。


6.
江凡尘是地道的北京人,但是是在加拿大出生,所以一句北京话也不会说。当她听到老师们时不时地来一句方言,她很焦灼呀。
但是有的老师普通话说的就很好,比如董老师,简直就是大家心中的女神好吗,人美,声甜,讲课也棒,怪不得周老师……
那个灭绝师太不说也罢。
那个,远了远了,回来。

江凡尘每天生活基本是听课,睡觉,打王者,找朱老师看动漫,偶尔去董老师办公室蹭吃蹭喝,至于作业,那是个啥东西。
除了教文科的老师们,教理科的老师们每天都在头疼江凡尘,这是高三的学生???

又是一节数学课,周涛已经习惯了江凡尘不写作业的常态,她也懒得管,也就是上课时跟她打打游击。
不知怎么的,话题蹦到了理想。
“站起来,江凡尘,你想考哪里?”周涛脑一热,居然叫了江凡尘。
“嗯……”江凡尘刚反应过来“中国传媒大学,播音系”
周涛从没想过江凡尘会有理想,还是这么远大的理想,有理想很好,但是以江凡尘现在的成绩,她必须要打击打击她。
“你想考中国传媒?就以你现在的成绩?是,你语文英语都非常好,时不时还能拿个满分,可是你想过没有,你数学考好了也只能进优生,你还有物理化学,物理化学到现在,你及格过几次?自己好好想想吧,既然有了目标,就要好好去努力。”
周涛合上书本,伴着下课铃声逐渐远去。




未完待续





我的高三生活

(第一次尝试甜文和别人眼里看卿涛,会努力不写崩的)

我叫江凡尘。
我是一个高三狗,我是一个女生。
我不喜欢学习,可硬是被一个钱多没处花的老爸塞进了重点班,从此开始了别人都看不懂只有我每天被伤的体无完肤的闪瞎眼日常。


1.
高三19班换了新班主任,她叫周涛,教数学的,恰好是江凡尘最讨厌的一门,每次模底考也就糨糨糊糊上优生,有的时候及格都是个问题。
周老师特别严厉,不怎么笑,和以前的班主任不一样,每次江凡尘上课睡觉的时候,老师都习以为常,但是周老师,总能在你睡着的时候打你个措手不及。让江凡尘很是苦恼。
比如现在:
“站起来,江凡尘,你回答一下这题怎么求x”
在这个风和日丽的下午,伴着暖洋洋的阳光,坐在最后一排靠窗的江凡尘面露“微笑”,一时半会儿答不上来。
“用我刚才讲的公式,x的值应该得多少?”
“……”
“那你再说说,我们本次考试又出现了一道重点类型题,你说说什么类型”
这题太简单了吧!灭绝师太今天这么好?江凡尘在心里绯腹。
“比如它看起来像是几何题,但实际上是函数题”阳光下,少女自信的神情和清亮的声音,让从外面路过的董老师觉得,这个孩子是个人才。


2.
19班的副班主任是董卿,教语文。她和周涛不同,周涛教风严谨,而董卿,做事虽然懒散,但是教的很好,今年是她第一次把毕业班。
和数学不同,江凡尘很喜欢语文,她的语文成绩可以排到全校第一,超出第二名整整二十分,但每次总分排名第一总会被一个男生抢走,因为她物理化学长期不及格。
咳咳,跑远了。
就在高三开始的第二节语文课,董老师突然让江凡尘当语文课代表,江凡尘有点懵,我?
“就是你了,不许推辞,上课”
董老师的语气毋庸置疑,江凡尘第一次没有认真听语文课。

你以为高三气氛很严肃吗?尤其是重点班?对,你说对了。可是十六中高三19班出了江凡尘这么一个败坏班风的人,让教化学的朱老师很头疼啊。
,“江凡尘,不要说话了呀,大家都没法好好听课了呀”讲台上的朱军劝小孩似的劝着江凡尘,可貌似……不怎么好使。
“好的呀朱老师,我不说话了呀”江凡尘学着朱军的口音回答他,朱军扶额,江凡尘这个混世魔王,只有周涛能管得了吧……

江凡尘是个“高”情商的孩纸,以至于每次她去董老师办公室找董老师打王者总能看见周老师,还给董老师带吃的,每到这时候,江凡尘总会不要脸的蹭一点,董老师也乐在其中只有周老师每天苦着个脸。
咳咳,又跑远了。


3.
董老师今天心情特别好,第一是因为周老师给她带了蓝莓大果粒。
至于第二,江凡尘小盆友语文成绩又考了全校第一。

周老师今天心情特别不好,第一是因为她给董老师带的大果粒让江凡尘那个小兔崽子吃了好多。
至于第二,还是江凡尘,数学这次又没及格,周老师很焦灼啊。

“江凡尘,为了奖励你,我的大果粒都送给你”
“江凡尘,为了惩罚你,董老师的大果粒你不许吃”

上节课的学霸,这节课的学渣,人生就是这么大起大落,不说了,先去找董老师打一把王者。

but……

董老师的办公室,周老师正在以极其别扭的方式与董老师接吻,咣当一声,给董老师带的大果粒全洒了,引得周老师和董老师纷纷回头看。
此时的江凡尘,以光速飞了出去,嘴里还喊着“啊啊啊,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不巧,迎面撞上了英语老师——朱迅。





未完待续


(写崩了吧……一定是……)

[陆高]挽手别离


又是一年

说好的十五年,也只剩下五年了。

你还好吗




高小琴初见陆亦可并不是在山水集团,而是在汉东政法大学。月光如瀑般打在陆亦可的脸上,姣好的侧颜吸引了她。

第二次见陆亦可是在桥边,高小琴望着平静的河水,第一次有了回家的念头,可是为了小凤,她不能这么做。
“嘿,想什么呐!”
陆亦可趴在栏杆上,转看向身边的高小琴。
“没什么。”
高小琴背过身来,渐行渐远。
“嘿,真是个奇怪的人”
陆亦可叨咕了一句,朝着反方向,远去。

三见陆亦可,是在山水集团,高小琴早已不是当初的高小琴,陆亦可亦不是当初的陆亦可。
画面很友好,可惜,物是人非。




陆亦可终是没记起她,可是为什么,她见到高小琴心会扑通扑通的跳,她听到高小琴讲述自己悲痛的过去心就像被针扎了一样。







陆亦可初见高小琴并不是在山水集团,而是在公交车上。一个可怜的老人因为晕车,将呕吐物全都吐在高小琴锃亮的白色皮鞋上。可这个美丽的女人不但没生气,反将老人安顿好。陆亦可第一次觉得,美丽的女人也并不全是徒有其表。

第二次见高小琴是在桥边,陆亦可一边走一边踢脚边的石头,一抬头,便看见一个动人的画面。陆亦可又忍不住笑了。
“嘿,想什么呐!”
陆亦可灿烂的笑着,她第一次这么想接近一个人。
“没什么。”
高小琴冷漠的声音像一道冰冷的寒剑,打在陆亦可的心上。
“嘿,真是个奇怪的人”
陆亦可觉得,似乎也没什么好的。

三见高小琴,是在山水庄园,陆亦可早就不是那个陆亦可了,高小琴亦是。
阳光透过来,剩下的只有两个故人。




高小琴还是没敢认她,就像她,依旧没敢对高小琴说一句:“我爱你”

[陆高]罪

高小琴是汉东有名的心理学教授,这是全汉东都知道的。

陆亦可是汉东有名的警察,这也是全汉东都知道的。

“研究心理学的人多半都在犯罪的边缘”
陆亦可曾这么说过。

“你觉得我会犯罪?”
高小琴不怒反笑的看着陆亦可说。

“陆警官,这是要帮助开导这次案件犯人的主导医生,高小琴教授”实习警察小麦将自己左手边那个穿着鲜艳的女子介绍给陆亦可。
“你好,我是陆亦可”陆亦可并不喜欢这个女人,生硬的对着高小琴伸出自己的手。
“心理学上讲,陆警官并不喜欢我”高小琴托着下巴,似乎无视了陆亦可伸出的手“反之,很讨厌我”
陆亦可尴尬的收回手,此时,高小琴忽的靠近陆亦可,眼睛闪动着:“陆警官心里很尴尬吧?想不到我会来这么一出?”
“那个,高教授,太近了”陆亦可在面对着距离自己只有五公分不到的高小琴,心跳忽然漏了一拍。
“呵呵——”高小琴笑了,扭着蛇腰阔步而去“陆警官还是个纯情的娃”

陆亦可觉得自己今天真是丢脸丢到家了,不仅被自己第一眼就讨厌的女人调戏,而且还被她看透了心思。
她看人一向都很准,如果是第一眼就印象不好的人,那么那个人也绝对好不到哪去。
今天是怎么了?陆亦可觉得自己好像有点猜不透高小琴。

----------------------------分割----------------------------

“说说你以前的职业吧”高小琴褪下了那套鲜艳的红裙,此时身上的不过是一件最普通的白衣黑裤。她就这样看着眼前很有可能会发狂的犯人。
“……”那人抬头看了高小琴一眼,随后便啃着自己光秃秃的指甲。
高小琴也就这样坐着不说话。
监视器前的陆亦可快要急得发疯了,这件命案牵扯到她的顶头上司赵局长,如果进行的不顺利,她没办法向局长的爱人李书记交代。

“时间紧急,麻烦你快一点”
陆亦可看到监视器后的高小琴听到陆亦可的声音后飞速的在纸上写下一行字,然后递到监视器前,只见上面写着:请陆警官不要打断我的思路
这边的陆亦可气的快要犯心肌梗塞了。

高小琴笑笑,目光对上眼前的犯人:“不说吗?惹怒了那位大人,我们谁都不会好过”高小琴并没有刻意关掉连接大屏幕的话筒,那样反而会让他们起疑心。
那个人在听到“那位大人”后,眼瞳极速收视了一下,似乎在恐惧,也在好奇高小琴为什么会知道。
“说吧,最起码可以让你活下去”高小琴在笑,却是笑里藏刀。
那人沉默了一会儿,终是交代了事情的经过,也还了赵局长一个清白。

高小琴从审讯室出来,还未走出门口便已双腿发软,这陆亦可递过来一瓶矿泉水,她自然是毫不犹豫的喝了下去。
“谢谢。”高小琴拍拍裤子,总算可以站起来了。
“你刚刚说的,是哪位大人?”陆亦可盯着高小琴的眼睛,似乎是想从高小琴的眼睛里找到点什么。
“大人?”高小琴知道会被怀疑,甚至有可能暴露,但还是早已想好了借口“没什么大人,我只不过从你们那了解到这个犯人幕后还有其人罢了”
陆亦可点了点头,不疑有他,看着高小琴苍白的脸,戏谑道:“骄傲的高教授也有害怕的一天啊”
“你试试,一个抖S就坐在你对面,周围还没有别人”高小琴并没有真正怕过那个人,怕的只是那个人说出什么不该说的东西。
陆亦可看着对面因为喝水而喉咙一上一下跃动的高小琴,似乎对她防备心也没那么重了。因为心情大好,所以完全没有注意到高小琴勾起来的嘴角。

--------------------------分割----------------------------

这场打了五个小时的战役终于结束了。

高小琴最后死在了陆亦可的怀里。

幕后的人还在笑,那张狰狞的嘴脸在陆亦可脑海中挥之不去。

-----------------小分割-----------------

“我们之中,有内鬼”刚刚归来的赵东来局长严肃的眼神越过每一个人。
高小琴戴着咖啡色美瞳的眼睛闪过一抹复杂,随后又恢复了深邃不见底。
“你们讨论内鬼的会,我就不参加了吧”今天高小琴穿的是复杂的蓝色,那件招摇的红色已经被藏在家里衣柜的深处了。

所谓你以为最不可能的人到最后结果一定是最意想不到的。

高小琴从座位上站起来,然后缓缓的走向门口,经过陆亦可的时候还轻轻的说了一句话:“好好的,抓住内鬼,赢掉,别让我失望”说完还轻轻的拍了一下陆亦可的肩。
陆亦可一直以为高小琴只是要告诉她要努力,赢得胜利,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她彻底进入两难的地步。

“选心爱的人,还是正义?”
她不止一遍的这样问过自己。
“支持自己心中那所谓的正义,到底有没有意义?”

时间给了她选择,但高小琴没有。

她还是动手了。
跟着“那个大人”手下的人开始了屠公安局的计划,里应外合,配合的天衣无缝。

但“那个大人”始终没有算到李达留的后手。

-----------------小分割------------------

“高育良,你以为高小琴是你们的人吗?你错了,她是我们派过去的卧底”李达康看着被压迫着跪下的高育良,手里拿着红酒细细品味着。
“汉东真是被你们搅和乱了,你当真以为我的外甥女什么都不知道吗?”高育良似乎在为李达康惋惜。
“你什么意思”高育良在李达康的眼里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李达康,你就别再装傻了,你以为只有你会留后手吗?”高育良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仰着头用鼻孔对着李达康那张黑成猪肝的脸,即便最后要死,也要死的漂亮。

--------------------------分割----------------------------

陆亦可怀里抱着高小琴渐渐没有温度的尸体,她想不到,到最后,她一直刻意疏离的小姨夫竟然是为了保护她,可她的迟钝,她的不作为,硬生生的将原本信心满满的高育良彻底打入了地狱。
她想不到,慈眉善目的李达康和赵东来竟然是那样肮脏的。
她轻轻的将怀中的高小琴放到地上,然后将高小琴腰带上挂着的手榴弹和自己只剩一发子弹的手枪拿好。

她走向那间公安局剩下的,最后的——会议室。

“李书记”她面无表情的看着地上没了呼吸的高育良和溅了一身血的李达康以及——她当做最好的哥哥的人,赵东来。
“亦可,你做的很好”李达康扔掉手里的红酒杯,直到红酒在地毯上晕开。
外面的火光和枪声依旧没能阻挡这一方小小的会议室里的气氛。

“李书记,事到如今,就不用再伪装了吧”陆亦可轻蔑的看着李达康。
“哈哈,好啊,将死之人,我就把所有事情跟你说了吧”

“你猜的不错,当初在审讯室里高小琴说的那个大人是指我,并不是高育良,虽说高小琴是我安插到高育良身边的棋子,但我没算到,高育良竟然事先预知到了我的计划,所以一早就把高小琴放到了我的营中,不得不说,真是神机妙算”
陆亦可紧咬着嘴唇,手里的手榴弹握得更紧了。
“东来被牵扯也是我一早安排好的,你知道高育良最后为什么失败了吗?这件事最后还得归功于东来,若不是我让他在你面前扮演好邻家大哥哥的形象,让你渐渐对高育良有了敌意,我的计划也不会这么成功。”
“你的目的呢?”陆亦可深吸了一口气“现在汉东已被炸成这个样子,你真的成功了吗?”
没想到,陆亦可云淡风轻的一句话激怒了李达康:“你懂什么?!这一切,全是因为你!因为你!”

看到李达康失控的样子,一旁的赵东来不禁皱了皱眉,但还是没有阻止他。

“好啊,那这样,我们一起下地狱吧”陆亦可笑着,手榴弹猛的一拉,时间就这样在三人之间流走。
“砰——”
京州市公安局仅剩的会议室,也随着炮火声,彻底消失了。




小琴,如果有来生,我定会选择你。

























喜欢达康书记的对不起啦>人<,不是故意把.com写坏哒,还有东来,明明是辣么阔爱的一个人,我对不起你们。